2017年洛阳共享汽车租用流程,价格多少,何时正式运营

发表时间:2017-04-10 18:05:22 文章来源:华当教育网 www.3gus.com

《2017年洛阳共享汽车租用流程,价格多少,何时正式运营》是有华当教育网(www.3gus.com)为你整理收集,如有错误请及时反馈:

  2017年洛阳共享汽车租用流程,价格多少,何时正式运营。汽车共享这种方式不仅可以省钱,而且有助于缓解交通堵塞,以及公路的磨损,减少空气污染,降低对能量的依赖性,发展前景极为广阔。下面是小编为您精心准备的关于2017年洛阳共享汽车租用流程,价格多少,何时正式运营的最新消息,希望对您有帮助。


  洛阳共享汽车租用流程

  把闲置私家车通过租车平台分享给有需求的租客,车主不但可获得丰厚租金,还能从平台公司那里拿到奖励。

  听起来很耳熟?这一经营方式去年在打车软件中一度引发“抢客大战”,今年则转移到汽车租赁共享(P2P租车)行业,成为上半年多家租车平台公司的“角力场”。然而随着交通部门加强对私家车运营资质的限制,以及私家车转租经营中存在的风险、违章等问题,这一行业目前已走到分岔路口。

  租车平台搅动市场格局

  今年年初,市民李小姐在某汽车网站打出了私家车出租的广告,不久就有租车平台公司的“猎头”找到她,许以“每天至少500元的高回报”,这让李小姐颇为心动。

  无独有偶,在渝工作的广西人何先生春节要回老家过年,就把私家车放到租车平台转租,“与其闲置在车库里,还不如每天变现。”

  “将‘闲置’私家车放到租车平台,不仅能缓解‘租车难’,还将加速租车市场洗牌。”国内租车平台公司之一的宝驾租车CEO李如彬称,重庆作为私家车“富矿”,一边是“闲置”私家车越来越多,另一边是春节、国庆等长假可能面临租车难的问题,而租车平台通过“租金 奖励”方式鼓励车主成为“车东”,可有效化解“租车难”。

  宝驾租车统计显示,今年春节假期国内通过其平台进行转租的私家车数量近6万辆,其中重庆地区有百余辆。李如彬认为,租车市场旺盛,表明假期里租车出行已成为刚性需求,而租车平台已经搅动了汽车租赁市场格局。

  事实上,汽车租赁共享这一行业,2013年才被引入国内——私家车主将自有闲置车辆出租获取租金;租客根据出行需求,在平台上选择租车类型。

  与传统租车公司不同,租车平台公司自身没有大量的实体车辆,而是在车主与租客之间起到信息“中转站”的作用,因此在当前多数租车公司受困于资金、车牌等无法迅速扩大营销网络时,租车平台公司却发展得风生水起,得到诸多风险投资的青睐。

  遭遇事故麻烦多多

  将私家车租出去“生财”,看起来很美。但在实际操作中,一旦遭遇交通事故,处理起来却不省心。

  春节期间,市民郑女士通过租车平台公司,把私家车租给他人使用。不料租车人在驾车途中被追尾,由于肇事车没有办商业保险,在车辆的后续维修等问题上,郑女士、租客和租车平台公司三方扯皮不断。

  不仅仅是车主,对于租客来说,一旦所租车辆发生事故也是麻烦不少。前不久,市民刘先生租了一辆私家车,驾车时发生了擦挂事故,他被认定为全责。刘先生本以为该车走保险修车程序即可,但却因与车主就维修费支付而协商不畅,闹得双方都不愉快。

 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高级工程师张一兵认为,汽车租赁平台公司要持续发展,需要面对租客驾车发生严重交通事故时,法律责任归属的问题;以及转租私家车时,车辆磨损等“隐形成本”由谁来承担的问题。他表示,新兴的汽车租赁平台公司,往往对风险控制缺乏经验,再加上涉及租赁平台、车主和租客三方利益,一旦发生问题其责任的分辨将变得更加复杂。

  记者了解到,虽然目前多家租车平台公司也在尝试建立一系列租车保障,比如对租车者的租车能力、违章风险等综合评估,针对租车驾驶过程中的风险引入保险公司推出专门的保险险种,启动租车平台公司先行垫付的保险赔偿计划等,但这些措施能产生怎样的效果仍有待市场检验。

  价格多少,何时正式运营

  是租赁业务还是“非法运营”?

  汽车租赁平台对于各类风险处理尚无妥善解决之法,有关方面也正在考量其运营方式是否合法?

  今年全国“两会”期间,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明确表示,“私家车永不允许作为‘专车’使用。”记者查阅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》、交通运输部发布的《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规定》等均明确提出,“未取得道路运输许可的车辆,不得从事道路运输运营。”

  汽车租赁平台到底是租赁业务还是“非法运营”?就此,记者采访了重庆交通大学教授何森,以及重庆鼎圣律师事务所律师彭松。他们均表示,如果提供汽车的同时还提供驾驶员服务,其行为属于道路运输或者出租车运营;如果仅提供汽车,不配备驾驶员,那么就是汽车租赁,属于财产租赁的范畴,目前汽车租赁平台公司的经营方式就属此类。

  不过彭松称,为车主和租客提供信息平台、整合租赁信息的汽车租赁平台公司目前看似没有触犯“非法运营”的法律底线,但这种经营方式与部分地方性交通管理办法有所违背。何森也认为,如果该信息平台只是虚拟的网络平台,私家车主仅仅是通过这一网络方式与租客进行租赁交易,那么这就是交易双方的问题,“但如果这一平台从中盈利,那么就要对其提供信息的真实性、租赁服务的安全性等承担责任。”

  相关链接:就近取车,远低于出租车运价

  在北京,记者下载“Gofun出行”手机APP,上传身份证、驾驶证照片,缴纳押金699元。不到5分钟,就获得一个账号。登录账号,记者在距离最近的菜市口地铁站附近选择一辆奇瑞EQ新能源车下单,收费是每公里1元加上每分钟0.1元。记者开车行驶了9公里,用时66分钟,费用总计15.6元,远远低于北京市2.3元每公里的出租车运价。

  在上海,记者在奉贤区碧海金沙景区附近一家EVCARD服务点刷卡租赁了一辆荣威E50新能源车,收费为每分钟0.5元。使用结束后回到租赁点刷卡还车、充电。手机APP上显示当天总计使用52分钟,付费26元。

  西部城市重庆和成都,也是“共享汽车”的热门投放区域。戴姆勒智能交通服务集团旗下的“即行car2go”押金只要99元。“car2go取车停车并不需要到指定地点,凡是不违规的地方都可以停。”重庆市民、“90后”小伙子黄伟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