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再降成本,一定要让企业有切身感受

发表时间:2017-04-10 14:07:18 文章来源:华当教育网 www.3gus.com

《2017年再降成本,一定要让企业有切身感受》是有华当教育网(www.3gus.com)为你整理收集,如有错误请及时反馈:

  分析人士认为,当前,实体企业既要面对收益减少的现实,又要投入大量资金用于研发创新,生存压力越来越大,脱实向虚、产业转移和部分企业倒闭三大不良苗头已然显现,不能让税费成为压垮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,2017年应当成为企业的“减负年”。《2017年再降成本,一定要让企业有切身感受》是小编为您精心准备的,希望对您有帮助。

  2017年再降成本,一定要让企业有切身感受

  2017年中国将继续多措并举降成本,全年可以再减少企业税负3500亿元左右、涉企收费约2000亿元。

  3月5日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(下称“报告”)时表示,一定要让市场主体有切身感受,并提出了“坚守节用裕民的正道”的要求。

  “节用裕民”典出《荀子·富国》,原文是“足国之道,节用裕民,而善臧其余。”意思是使国家富足的途径,就是节约用度,使人民过富裕的生活,并善于储备那些节余的粮食。

  如何降成本?

  企业成本主要分为税费负担、制度性交易成本、融资成本、人工成本、用能成本、物流成本六大类。

  谈及降成本,上述报告中主要提及的内容是减税降费。

  在税收方面的措施,是扩大小微企业享受减半征收所得税优惠的范围,年应纳税所得额上限由30万元提高到50万元;科技型中小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由50%提高到75%。李克强表示,要千方百计使结构性减税力度和效应进一步显现。

  同时,李克强表示,名目繁多的收费使许多企业不堪重负,要大幅降低非税负担。

  降低非税负担的措施涉及5个方面,一是全面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,取消城市公用事业附加等基金,授权地方政府自主减免部分基金。二是取消或停征中央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35项,收费项目再减少一半以上,保留的项目要尽可能降低收费标准。各地也要削减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。三是减少政府定价的涉企经营性收费,清理取消行政审批中介服务违规收费,推动降低金融、铁路货运等领域涉企经营性收费,加强对市场调节类经营服务性收费的监管。四是继续适当降低“五险一金”有关缴费比例。五是通过深化改革、完善政策,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,降低用能、物流等成本。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江苏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、南京大学教授刘志彪表示,减税降费有两层含义,一是把与精兵简政对应的、可能节流开源下来的财政收入,作为绝对地降低税费的选择空间;二是实施结构性减税,把政府部门的一部分费用,向企业和居民转移。

  为了进一步减税降费,今年我国的财政赤字率保持不变,拟按3%安排,财政赤字2.38万亿元,比去年增加2000亿元。全年可以再减少企业税负3500亿元左右、涉企收费约2000亿元。

  减税降费的空间,还来自于政府真正与企业“同甘共苦”,真正过“紧日子”。今年的报告指出,各级政府要坚持过紧日子,中央部门要带头,一律按不低于5%的幅度压减一般性支出,决不允许增加“三公”经费,挤出更多资金用于减税降费,坚守节用裕民的正道。

  李克强表示,各有关部门和单位都要舍小利顾大义,使企业轻装上阵,创造条件形成我国竞争新优势。

  

  让企业有切身感受

  李克强曾多次强调,降成本一定要让市场主体有切身感受。

  李克强于1月13日主持召开座谈会,听取专家学者和企业界人士对《政府工作报告(征求意见稿)》的意见建议。中国中车集团董事长刘化龙发言结束后,李克强立即询问他企业税费负担占营业额的比例是多少。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的发言中,总理几次追问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和税费负担。对于摩拜单车这家正式运营不满一年的“新经济”企业,李克强也两次关切询问企业税收政策等情况。

  李克强随后明确表示:今年要在降低收费等非税负担方面让企业有切身感受,国务院要对此开展督查。

  企业对于非税负担的感受到底如何?

  全国人大代表、东航集团总经理马须伦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真正给企业减负,费不能忽视。

  上港集团董事长陈戌源则建议,进一步完善津贴补贴政策,对于高温费、上下班交通费等员工工作必需必要的基本保障类津贴补贴,在纳入收入总额管理的原则下,各地区根据收入水平和生活成本等因素,允许企业在一定限额内予以单列,免征个人所得税,不计入工资附加缴费基数。

  如何看待降成本

  除了政府通过减税降费为企业降成本之外,马须伦表示,企业也需要多方面从内部挖潜,降低成本。

  在近日举行的首届“中国企业改革发展论坛”上,中国财政科学院院长刘尚希也表示,降成本从政府层面看,就是要推动体制机制的转换;从企业层面看就是提升管理的能力和水平,改变经营模式,从而优化成本结构,让成本有高的转化力和增值力,这样成本就不是一个负担,而是利润的来源。

  “过去长期以来我们把成本简单化地认为只是一个负担,现在看起来这是不全面的,关键是成本要有效,我们是无效成本太高。”刘尚希说,降成本不是简单的减法,实际上有除法也有乘法,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各项成本增高的时候企业竞争力下降,才能真正消化现有的这些成本。

  马须伦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对于航空公司而言,航油是单一最大成本,占到总成本的30%,“东航全年使用654吨油,每吨涨价100元人民币,就是6.5亿元的成本增加。”

  2016年末,欧佩克8年来首次达成减产协议,决定于2017年1月起削减120万桶/日的石油产量。市场分析此举将使国际原油价格保持在每桶55美元上下。马须伦表示,相对于去年大约43美元的油价而言,涨幅是很大的,因此东航今年成本压力较大。东航会采取比如飞机改装、加小翼、减重飞行、优化航路等措施控制油价成本。

  同时,也会通过优化债务结构、采取固定利率等方式,降低汇率、利率的影响,减少成本支出。

  而对于企业来说,马须伦表示,今年东航要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,也在专项推进降成本。但是成本控制有限,而创收无限,所以还是要立足于创收,通过市场开拓,优化运力投入,大力开发集团客户,提直降代,大力发展直销等措施,使得客座率更高一些,转型成效更明显一些。